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好久不見

「小人,好久不見了。」對著海岸線我獨自低語,小聲的說。像是說悄悄話。

聖誕節我一個人來到海邊,聽著海的聲音。一面看著海面上突出的礁石的某一點,靜靜地看,一面想著小人到什麼地方去了。潮濕的海風迎面吹來像是要把臉割破似的冰寒。附近學校的不知道是田徑隊還是排球隊的學生們在沙灘上慢跑,有兩三個隊員被遠遠甩在後面。終於隊伍中有人對脫隊的人大喊著,那聲音跟海的聲音互相衝擊,被消滅掉,所以什麼也聽不見。12月的海,不知怎麼的令人感到特別寂寞。冷冷清清的。遙遠的海平面上有一艘不知運載什麼東西的巨大貨船像是古老生物緩緩移動。此時我周圍的整個世界好像被施了緩慢速的魔法。下沉。感覺有什麼正從體內被吸了出來一樣。閉上眼睛,仔細傾聽海的聲音。當我睜開眼面對海的同時,不愉快感已經咻一聲的被海所吸收。只剩下我還有孤寂感被留了下來。

「聖誕快樂,小人。」我說。
想著小人的下落,究竟會棲息在什麼地方呢?面對這巨大的海,我想著。想著小人在做些什麼?我跟他之間的所牽連的線似乎越來越細了。在空氣中輕輕搖晃著。我伸手摸那我想像的線,應該是灰色的。灰色的長線。但是,當然什麼也觸碰不到。
周圍已經看不到慢跑隊了,聲音也聽不見。沙灘上可以看見破掉的玻璃瓶子,某種啤酒瓶子。哪種啤酒我並不清楚。
12月的海,海平面似乎特別長。最後我釋放出的寂寞被海所吸收,擴散成更巨大的寂寞。我只好面對。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NOCTURNE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8/01/26


<<惡夢 | TOP | NOBODY KNOWS年度大記事!>>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allan1874.blog40.fc2.com/tb.php/240-3c09cae1

| TO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