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小人的信

在海邊向小人告別之前,我把家裡的電話號碼跟住址留給了他。因為想到小人說不定碰到什麼麻煩而孤立無援的時候,也許會派上用場。我用鉛筆細心地儘可能把字寫工整,然後把紙條交到小人手上。
小人瞇著眼睛盯著紙條看了一會兒,慢慢地朗讀一遍,然後微笑。接著又仔細地讀了第二遍,像是要跟我確認一樣。我點點頭,什麼也沒說。離開海邊的時候,雨已經停了。我看著小人的背影,他仍是看著那紙條。收音機沒關,但是音樂好像已經結束了,沒有聽到任何聲音。周圍所能聽到的聲音只有小人讀著紙條發出的呢喃,一遍又一遍。
不久之後,我收到了小人寄來的信。信紙中的字体相當小,果然是小人所寫的信沒錯。

某位不知名的善良人類:

從海邊離開之後,我就開始想著關於「寫信」的事。雖然小人跟小人之間也會寫信,但是這是小人跟人類之間的通信噢!有相當大的差別。就像是人類跟外星人可以聯絡一樣的差別。類似阿姆斯壯第一次踏上月球那樣的大躍進。
我認真地想了很久,相當久。這一生至今為止從來不曾花費那麼多的時間在想事情這方面。從來沒有。想都沒想過。但是為了想該如何寫這封信好呢?我真的是費了相當多功夫。但最後,我好像也只能寫出這樣的東西來了。沒什麼重量感。阿姆斯壯登陸月球時至少也說了什麼像樣的話(雖然我並不確定那是不是他自己想出來的或是受到指示的?)而我,面對你(人類),我只想說,「我們都活在這地球上。」
不管是家裡靜靜躺在椅子上的貓,還是梧桐上唸不出名的鳥,應該都不會在意「小人的存在」這麼一回事吧?只有人類噢,唯一在乎的,只有無聊的人類們。對於我或是其他動物來說,人類也不過是長著巨大的腦的猿猴而已。
我跟其他小人們生活在海上的某個沒有名字的島上。那是個什麼樣的島(島的名稱)我也不太清楚。地圖上的任何名稱全都是人類定好的,對我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我們在那裡過著我們的生活。在太陽下吃著我們自己種的新鮮水果跟蔬菜,無聊時就吹吹笛子。有乾淨的水可以喝,也有書可以看。雖然簡單,不過大家(小人)臉上都掛著笑容地過著日子。
不過,我已經回不去那島上了。那像是世界上的最後樂園般的島,已經從我的小小世界中被消滅。因為我成為新聞媒體的目標被盯上了,因此現在回去那島上而被悄悄跟蹤的話,後果是很難想像的。也許小人們全都被捉起來丟到動物園裏,或是被解剖研究也說不定。不,更糟的是被人煮來吃也有可能。一想到這裡,我自己把入口關閉了。最後樂園已經到了黃昏不售票離我遠去。已經是完全只剩下我一個人,小小的人。

我可以感受到─孤獨無限縮小,寂寞無限擴大以我為中心在我頭上盤旋。我體內的不安感正膨脹著,感覺我的悲傷和恐懼可以塞滿一隻鯨魚體內那麼大似的。

我可以相信你嗎?人類。長著巨大的腦的猿猴。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NOCTURNE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7/08/16


<<月の巣 | TOP | 松鼠廣播電台>>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allan1874.blog40.fc2.com/tb.php/215-9b3a0b54

| TO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