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11月夜裡的蛙男(完全体)

蛙男跟我面對面所製造的沉默漸漸擴散開來。
我看著那帶點憂鬱似的眼神,就像掉落在床下的過期糖果一樣慘澹。我想開口說點什麼,卻又懷疑語言是不是能派上用場。喉嚨深處好像吊著什麼卻又吐不出來。於是我想到肢體語言也許能溝通,但不到幾秒鐘後,手在空中想比出什麼手勢於是覺得愚蠢而作罷。
該怎麼辦好呢?
不知道經過多久的時間,雨開始又下了。也許過了十分鐘,也許半小時也不一定。一切的知覺已經隨著寂靜變成一條線糾纏著,我心裡想要何時才能解開這條線。再這樣下去就像影子越拉越長最後在地平線盡頭被切斷。不行,該有所行動。做什麼都好。
於是我起身到廚房拿了盒裝果汁給他。他一點也不想喝的樣子,仍是一動也不動。
我攤了攤手,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什麼才好。寂靜的線在夜裡被蛙男越拉越長了。延長記號,我想。

(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カフカ、變形虫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8/11/30


11月夜裡的蛙男

每當夜裏,孤獨由寒冷的空氣竄進棉被中,就失眠了。對於這麼簡單又唐突的阻止我進入眠裏感到不可思議。
棉被冷冰冰的觸感就像蛇皮一樣欠缺温度,於是我離開了牀,走到廚房泡了熱可可喝。終於身體開始不再感覺冰冷了。我想這不是因為喝了熱可可的緣故,只是離開了牀可以讓我好過一些。窗外可以聽到雨的聲音。11月的雨,温柔且像是吟詩一般的下著。

我坐在桌前開始讀卡夫卡短篇集。漸漸的,周圍的聲音像被夜吸收一樣。仔細聽的話,雨的聲音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完全消失。寂靜的氛圍讓人覺得有什麼事正要悄悄地降落,像雨落下一樣的發生。

突然有人打開窗戶然後鑽了進來,説了聲嗨!接下來什麼也不説的直接在我正對面椅子上坐了下來。
雨停之後,蛙男出現了。

(續......)


カフカ、變形虫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8/11/18


CAST

人生是多麼重大的事啊!

在死亡之前,華麗的,平淡的,掙扎的,演出。
你的臉究竟是不是你的臉。
粉紅色泡沫,虛偽者笑著。

蘋果在桌上了一半,時間不美麗。

選好面具了嗎?
演出。

カフカ、變形虫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8/11/09


| TO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