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第二個繭

然而,獸只是看著光的方向。
獸想著,人們究竟知不知道我在想些什麼。慢慢踱步。在前往麵包店的路上,陽光灑在獸的毛上,獸很沉默。究竟人們知道些什麼?
夜鴉在長了藤蔓的屋頂上像是低頭沉思,接下來似乎嫌無聊而開始悲啼起來。這個世界,有點平淡。夜鴉出現在這裡太過於顯眼了。人們抬頭看。陽光太耀眼,夜鴉太。

突然開始有人用石頭丟往夜鴉的方向。
獸閉上眼睛。不知哪戶人家傳來吹奏小號的音階練習。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カフカ、變形虫 | trackback(0) | comment(1) |

2008/08/23


螺旋

老人望著海發呆已經是半小時前的事了。現在他在沿海公路旁的餐館一面吃著便宜的海鮮料理,一面不經意的看著手腕上的錶。
非假日的關係,餐館很空。除了老人之外,只有一位客人。除此之外,只剩下沒有人在看的電視以微小聲的音量轉播著棒球比賽。冰冷冷的菸灰缸和兩三本過期雜誌。此時整個餐館像是被像是被放置在世界的角落一樣。
老人偶爾看看報紙,然後望著窗外不怎麼樣的風景,等著時間流過,接下來繼續低頭看錶。

時間對他而言像是多出來的雪要剷除一般。老人只是靜默的剷雪。雪沒有停。老人因此必須要找點事做,不然也許會被這雪所掩埋而窒息也說不定。消磨時間,打發時間。一個人處理這些。
這些日子來,老人像是在等待什麼一樣度過。沿著綿延漫長的海岸線散步,吃梨子。在灰色天空下顯得極度安靜。老人看起來像是在動物園中躲雨的動物一樣安靜。

老人突然在這一帶活動出現。沒有人知道他從哪裡來,要做些什麼。不像是遊客或是垂釣者。附近居民從不曾見過。老人像是某朵灰雲一樣突然飄到這沿海地帶然後就不走了。他只是靜靜地過著他的生活。極其簡單。
就這樣過了一個月。
老人死了。
死在沙灘上。沙灘上還有海鳥的屍體。老人常在長灘上一面散步一面看著海鳥屍體。這裡有許多的海鳥死在這裡。
老人孤獨的死去了。雲層變厚,冬天要來了。沿海公路旁的餐館正在煮咖啡。飄散美好的味道。


カフカ、變形虫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8/08/06


| TO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