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地底下

1835373183.jpg


我挖了一個洞。想把自己埋在其中那樣的一個洞。我想,越深越好。

DSC01739-1.jpg


於是,漸漸往下挖。開始發現聽不到地上世界的聲音時,我才發現我已經在地底下了。

R0010218.jpg


我發現蛙也躲在地底下,好像很享受般貪婪地睡著。

R0010247-1.jpg

在這裡,沒有讓人恐懼害怕的事物。
佔據這空間最大最大的是巨大的寧靜還有寂寞團塊。往中心越挖越深,自己到底要到哪裡去呢?
終點不明。

永無止盡的挖掘。唯一的恐懼靜悄悄滲進來像羊水一樣把我包圍。

R0010519.jpg

我挖了一個洞。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カフカ、變形虫 | trackback(0) | comment(2) |

2008/06/27


最深的海溝

R0010172-3.jpg


Fly me to the moon.
and let me play among the stars......

一面聽Fly me to the moon一面開始感到睡意來襲。很舒服的疲倦感覺,像泡在水裡跟軟綿綿的水母群擠在一起,很柔軟的,緩慢的。 眼前的清醒的線與混沌的線開始攪在一起。
漸漸的,耳朵所聽到的聲音不知道被吸到什麼地方去的那般朦朧不清楚,簡直像泡在水中時看著水面上的人們那樣被隔開來。最後腦袋空白的部份越來越多終於將我填滿,沒有地方可去,只想要好好睡一覺就好。我想假如現在世界末日即將來臨也搖不醒我了吧?任何事都覺得無所謂了,地球爆炸也與我無關了。
鐵琴敲著甜美夢幻的音色,技術高超的豎笛手快速吹著主旋律。觀眾鼓掌,我被水母群帶走。

在夢中,水母以各種姿態漂流浮動著。我也在其中。
嗨,我說。飄浮在夜裡這麼長的時間不累嗎?
水母群什麼反應也沒有只是靜靜地像是要趕往西伯利亞那樣的遠路前進著。
周圍像是沒有空氣般冷冰冰的,一切都令人感到厚重。行動也不方便,一抬腳走路就覺得像是在水中行走一樣。暗紫色的空間裡,水母群緩緩漂移。什麼聲音都沒有,只有不知道從何處傳來類似太空船移動那樣的鳴聲在遠處隱隱擴散。
我像是被遺棄般的放置在這個空間裏,月球表面般的孤寂。在這裡只有令人窒息的無生命感緊緊包圍著我。水母群慢慢遠行,我想喊叫卻沒有任何聲音。沒有人知道我在這裡。
我想到人是多麼渺小單獨的一個個體。最終也只是剩下像是死虫的軀殼般被遺留下來。乾乾扁扁的,最後腐蝕或是風化。即使是連體嬰這樣的緊密關係,在夢中或是死亡之中也只是像變形虫一樣孤獨游移。
變形虫。我幻想起連體變形虫的模樣。是不是有連體變形虫這樣的生物我並不清楚。然後變形虫也死掉了從我腦中被趕走。
到了最後我變成完全的個體了。在夢中。乾乾扁扁的。

In other words,please be true!
In other words,I love you!

「我時常作夢」最後他說。


カフカ、變形虫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8/06/14


| TO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