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地道

少年一個人在地道裡前進。彎彎曲曲的ˋ交纏複雜的地道。因為非常陰暗所以只能以手電筒微弱的光走著。光像是被闇吸進深處裡似的,努力的衍生出屬於自己生命力的感覺。少年和光ˋ地道與闇。此時他手裡握的,應該不僅僅只是光而已才對吧?對於少年來說也許是這樣。應該說那是類似劍或是求生的某種器具,用來對抗「闇」這種東西所以才存在的。
「光切開了闇,而闇又吞噬了光,這世界就是這麼轉的。」少年心裡一面這麼想著一面小心地用手扶著岩壁前進。由於地上很滑,再加上光線不足,如果不小心仔細確認眼前的路而滑倒的話,則後果是非常不堪設想的。手電筒可能這樣壞掉也說不定?也許情況更糟,整個人因為撞到了什麼而昏了過去。那樣一來,就完全被闇所包圍了,沒有了光。
「這樣沒有目的,盲目的走著是不行的噢!」鼴鼠不知是從哪裡鑽了出來,唐突地對少年說著。
「沒有關係,只要持續一直走著,我相信總會走到出口的。」少年像是要確認般而把手電筒的光照向著鼴鼠的方向。鼴鼠一點都沒有因為眼部受到光線刺激而閃躲的樣子。牠們是眼部退化的一種動物,在暗的地底下靠著敏銳的觸覺貪婪地吃著大量的蚯蚓。這裡是牠們的地盤,如果可以的話就儘量不要惹牠們不高興才是。說不定還可以從鼴鼠身上得到什麼協助也不一定。少年這麼想。
「那麼,你所謂的出口又是什麼樣的地方呢?那裡有什麼?為什麼非要到那裡不可呢?像我一樣處在這種環境不好嗎?這裡有吃不完的蚯蚓呀!雖然在地底下到處都是一樣的景象,空氣也不流通,不過這樣單純倒也是件好事噢!沒有太多的道路可以選擇,也沒有天空那樣可以上昇的空間存在。這裡只是單純的地下世界而已。完完全全的獨立世界。不用擔心到下雨的問題,也不必煩惱下個月的假期要去海邊或是山上旅行的事。在這裡啊,就是這麼簡單。」
「好像是這樣沒錯噢。人生需要的並不多,只是想要的太多。有時候可以選擇的太多反而會不知該做什麼什麼才好噢。我就常常這樣迷失在自己的地圖中,像待在沙漠的中心地帶一樣完全失去了方向。」少年說完後便沉默了。暫時地底下又恢復了原來的死寂。一隻不知道是什麼的蟲經過旁邊,發出沙沙沙的聲音。

「那麼,現在該往哪裡去呢?」鼴鼠著麼說。
「老實說,我也不太曉得。沒有確實的方向,也沒有確定的出口。」少年一面以手摸著眉毛一面這麼說。
「這樣一來,你好像陷在沙漠裡一樣了。」
「這麼說來好像也沒錯。不過情況也許比那還要糟糕,現在我的感覺簡直就像有個巨大的流沙把我往下帶似的。雖然還是很想以自己的雙手摸尋出什麼類似出口那樣的東西來,可是越往前進卻發現越是難以前進了。」

(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NOCTURNE | trackback(0) | comment(2) |

2007/02/22


| TO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