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海難記

當天是風平浪靜的日子。風多少有一點,只是微小的,像嬰兒吐的氣息那般和緩且不具有威脅性的感覺。浪的起伏不大,但實在不知道海底下藏著什麼。無法預料。當船員這麼久了,多少會從雲的流動或是測風向這些知道遠處即將擴散開什麼大事來,但無論如何,只有海底下是深不可測的,不可思議吧!

當時,我正在整理船板上的網。正如我說的那樣,這個時期正好是漁獲豐收的季節,所以每個船員都忙得不可開交。根本沒有暇可以注意其餘的事。燈塔的光一閃一閃的,在遠處亮著,微風徐徐吹來這樣舒服的一個夜晚。有人哼著歌,便有人搭著唱。某個船員說了無聊笑話,然後全部的人都笑成一團。大家一面浸在這樣歡愉的氣氛中一面繼續工作。即使工作很辛苦,但沒有人抱怨。這麼美好的返航夜晚,實在無可挑剔,我當時這樣想。

突然,船身劇烈的搖晃了一下。所有人全被這樣突如其來的搖動而靜默下來。歌聲停止了。
首先受到這樣的衝擊,當下的我還無法體認過來。等到頭撞擊在硬硬的船板上時,我才接收到事實已經發生。回過神來時,看見船員們東倒西歪的跌坐在船板上,像是剛從深眠中突然被拉出來那樣似的蠕動身体。但在下一個瞬間,大家已經以準備好進入備戰狀態那般互相交流眼神,無聲地傾吐默契,彼此之間一個接著一個像是確認什麼似的環顧著。
絕對有不祥事件要在這平靜的夜下發生了,我想。
凝重的氣息在短短幾秒之中縮到針頭一像小刺在体上。突然感覺身体硬得像石頭一樣重而無法動彈,甚至連爬起來的力氣都喪失掉似的。我看著船長,船長默默的重重的點了頭,然後慢慢地站起身來調整態勢。

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カフカ、變形虫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9/05/08


夜行魂

碎石子路上,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音。
12月的冷空下,人們在這裡用腳翻動石頭走著。不知道要到什麼地方去,只是出發。在沒有月亮的夜下,看起來簡直就像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野鬼群被召喚出來一樣。
人群之中,沒有人說任何一句話。連低嘆或是喘息之類的聲音都沒有聽見。只有團團白煙在嘴角吐出又消失。
有人拿著舊舊的生了鏽的小號,那小號看起來像無生命力般徹底死去在那人手裡搖晃。也有人拿書,不過卻像某種骨董品被拿在手上。

究竟要出發到哪裡去呢?
喀啦喀啦。
人群們最後終於消失,什麼聲音都沒有。

カフカ、變形虫 | trackback(0) | comment(1) |

2008/12/29


11月夜裡的蛙男(完全体)

蛙男跟我面對面所製造的沉默漸漸擴散開來。
我看著那帶點憂鬱似的眼神,就像掉落在床下的過期糖果一樣慘澹。我想開口說點什麼,卻又懷疑語言是不是能派上用場。喉嚨深處好像吊著什麼卻又吐不出來。於是我想到肢體語言也許能溝通,但不到幾秒鐘後,手在空中想比出什麼手勢於是覺得愚蠢而作罷。
該怎麼辦好呢?
不知道經過多久的時間,雨開始又下了。也許過了十分鐘,也許半小時也不一定。一切的知覺已經隨著寂靜變成一條線糾纏著,我心裡想要何時才能解開這條線。再這樣下去就像影子越拉越長最後在地平線盡頭被切斷。不行,該有所行動。做什麼都好。
於是我起身到廚房拿了盒裝果汁給他。他一點也不想喝的樣子,仍是一動也不動。
我攤了攤手,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什麼才好。寂靜的線在夜裡被蛙男越拉越長了。延長記號,我想。

(續......)





カフカ、變形虫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8/11/30


11月夜裡的蛙男

每當夜裏,孤獨由寒冷的空氣竄進棉被中,就失眠了。對於這麼簡單又唐突的阻止我進入眠裏感到不可思議。
棉被冷冰冰的觸感就像蛇皮一樣欠缺温度,於是我離開了牀,走到廚房泡了熱可可喝。終於身體開始不再感覺冰冷了。我想這不是因為喝了熱可可的緣故,只是離開了牀可以讓我好過一些。窗外可以聽到雨的聲音。11月的雨,温柔且像是吟詩一般的下著。

我坐在桌前開始讀卡夫卡短篇集。漸漸的,周圍的聲音像被夜吸收一樣。仔細聽的話,雨的聲音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完全消失。寂靜的氛圍讓人覺得有什麼事正要悄悄地降落,像雨落下一樣的發生。

突然有人打開窗戶然後鑽了進來,説了聲嗨!接下來什麼也不説的直接在我正對面椅子上坐了下來。
雨停之後,蛙男出現了。

(續......)


カフカ、變形虫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8/11/18


CAST

人生是多麼重大的事啊!

在死亡之前,華麗的,平淡的,掙扎的,演出。
你的臉究竟是不是你的臉。
粉紅色泡沫,虛偽者笑著。

蘋果在桌上了一半,時間不美麗。

選好面具了嗎?
演出。

カフカ、變形虫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8/11/09


hey!Mr.moon:

你知道嗎?
遙遠的某個不知名海域上出現了巨大的繭。乳色的、巨大的、蛋型的繭。靜靜的樹立漂浮在天空中。雲淡淡在繭的周圍出沒。鳥偶爾在那表面上留下影子飛過,啼囀著。
沒有船敢出現在那裡。附近的漁民議論紛紛,指著那天空大叫。臉部扭曲變型討論著繭的由來。
有人說是天使產下的卵,也有人說那是地底下浮出來的古文明高科技武器。

於是孩子哭了。
夜漸漸降臨。

我們都在繭的外面,沒有人知道其中是什麼。


カフカ、變形虫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8/10/08


第二個繭

然而,獸只是看著光的方向。
獸想著,人們究竟知不知道我在想些什麼。慢慢踱步。在前往麵包店的路上,陽光灑在獸的毛上,獸很沉默。究竟人們知道些什麼?
夜鴉在長了藤蔓的屋頂上像是低頭沉思,接下來似乎嫌無聊而開始悲啼起來。這個世界,有點平淡。夜鴉出現在這裡太過於顯眼了。人們抬頭看。陽光太耀眼,夜鴉太。

突然開始有人用石頭丟往夜鴉的方向。
獸閉上眼睛。不知哪戶人家傳來吹奏小號的音階練習。

カフカ、變形虫 | trackback(0) | comment(1) |

2008/08/23


螺旋

老人望著海發呆已經是半小時前的事了。現在他在沿海公路旁的餐館一面吃著便宜的海鮮料理,一面不經意的看著手腕上的錶。
非假日的關係,餐館很空。除了老人之外,只有一位客人。除此之外,只剩下沒有人在看的電視以微小聲的音量轉播著棒球比賽。冰冷冷的菸灰缸和兩三本過期雜誌。此時整個餐館像是被像是被放置在世界的角落一樣。
老人偶爾看看報紙,然後望著窗外不怎麼樣的風景,等著時間流過,接下來繼續低頭看錶。

時間對他而言像是多出來的雪要剷除一般。老人只是靜默的剷雪。雪沒有停。老人因此必須要找點事做,不然也許會被這雪所掩埋而窒息也說不定。消磨時間,打發時間。一個人處理這些。
這些日子來,老人像是在等待什麼一樣度過。沿著綿延漫長的海岸線散步,吃梨子。在灰色天空下顯得極度安靜。老人看起來像是在動物園中躲雨的動物一樣安靜。

老人突然在這一帶活動出現。沒有人知道他從哪裡來,要做些什麼。不像是遊客或是垂釣者。附近居民從不曾見過。老人像是某朵灰雲一樣突然飄到這沿海地帶然後就不走了。他只是靜靜地過著他的生活。極其簡單。
就這樣過了一個月。
老人死了。
死在沙灘上。沙灘上還有海鳥的屍體。老人常在長灘上一面散步一面看著海鳥屍體。這裡有許多的海鳥死在這裡。
老人孤獨的死去了。雲層變厚,冬天要來了。沿海公路旁的餐館正在煮咖啡。飄散美好的味道。


カフカ、變形虫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8/08/06


地底下

1835373183.jpg


我挖了一個洞。想把自己埋在其中那樣的一個洞。我想,越深越好。

DSC01739-1.jpg


於是,漸漸往下挖。開始發現聽不到地上世界的聲音時,我才發現我已經在地底下了。

R0010218.jpg


我發現蛙也躲在地底下,好像很享受般貪婪地睡著。

R0010247-1.jpg

在這裡,沒有讓人恐懼害怕的事物。
佔據這空間最大最大的是巨大的寧靜還有寂寞團塊。往中心越挖越深,自己到底要到哪裡去呢?
終點不明。

永無止盡的挖掘。唯一的恐懼靜悄悄滲進來像羊水一樣把我包圍。

R0010519.jpg

我挖了一個洞。



カフカ、變形虫 | trackback(0) | comment(2) |

2008/06/27


最深的海溝

R0010172-3.jpg


Fly me to the moon.
and let me play among the stars......

一面聽Fly me to the moon一面開始感到睡意來襲。很舒服的疲倦感覺,像泡在水裡跟軟綿綿的水母群擠在一起,很柔軟的,緩慢的。 眼前的清醒的線與混沌的線開始攪在一起。
漸漸的,耳朵所聽到的聲音不知道被吸到什麼地方去的那般朦朧不清楚,簡直像泡在水中時看著水面上的人們那樣被隔開來。最後腦袋空白的部份越來越多終於將我填滿,沒有地方可去,只想要好好睡一覺就好。我想假如現在世界末日即將來臨也搖不醒我了吧?任何事都覺得無所謂了,地球爆炸也與我無關了。
鐵琴敲著甜美夢幻的音色,技術高超的豎笛手快速吹著主旋律。觀眾鼓掌,我被水母群帶走。

在夢中,水母以各種姿態漂流浮動著。我也在其中。
嗨,我說。飄浮在夜裡這麼長的時間不累嗎?
水母群什麼反應也沒有只是靜靜地像是要趕往西伯利亞那樣的遠路前進著。
周圍像是沒有空氣般冷冰冰的,一切都令人感到厚重。行動也不方便,一抬腳走路就覺得像是在水中行走一樣。暗紫色的空間裡,水母群緩緩漂移。什麼聲音都沒有,只有不知道從何處傳來類似太空船移動那樣的鳴聲在遠處隱隱擴散。
我像是被遺棄般的放置在這個空間裏,月球表面般的孤寂。在這裡只有令人窒息的無生命感緊緊包圍著我。水母群慢慢遠行,我想喊叫卻沒有任何聲音。沒有人知道我在這裡。
我想到人是多麼渺小單獨的一個個體。最終也只是剩下像是死虫的軀殼般被遺留下來。乾乾扁扁的,最後腐蝕或是風化。即使是連體嬰這樣的緊密關係,在夢中或是死亡之中也只是像變形虫一樣孤獨游移。
變形虫。我幻想起連體變形虫的模樣。是不是有連體變形虫這樣的生物我並不清楚。然後變形虫也死掉了從我腦中被趕走。
到了最後我變成完全的個體了。在夢中。乾乾扁扁的。

In other words,please be true!
In other words,I love you!

「我時常作夢」最後他說。


カフカ、變形虫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8/06/14


像夢一樣......

我養了一隻貘,粉紅色的,像棉花糖的顏色一樣。沒錯,像夢一樣。
某一天的早晨,我睜開眼醒來,牠就已經在我牀前出現了。
當時正在下雨,漫長的細雨像是要淹沒一整天似的從昨晚至現在沒停過。沙沙沙的雨聲。我瞇細了眼睛仔細看著貘。由於光線很暗所以還不太清楚是什麼顏色的。牠躺在地上,毛短短的。肚子隨著呼吸起伏,讓人覺得好像好像很舒服似的睡著。
一面看著一面聯想到捷克動畫中的泥偶電影那樣的不真實。碎片似不自然的動作,還有模糊的畫面。沙沙聲。每次看捷克動畫就像是在觀賞古老的夢境中的光景一樣。
然而,現在這些不真實好像確實呈現在我眼前了。我揉了眼,在睜開眼確認。粉紅色大型泥偶般的貘在我眼前靜靜睡著。古老的夢滲進我的房間,我想。
看著貘很甜似的睡著,不知不覺倦意來襲。下一個瞬間我被吸了進去。夢的那一端。


收件者:master
寄件者:dream cannery

主人,您好。
首先,這是一則夢。軟綿綿的像是飄在南國海上的雲那樣的夢。

我是貘。吸食夢跟製造夢的來源。這樣說您也許不是很清楚,可能還會以為是惡作劇信件而刪除掉也不一定。我清楚的說明,我是貘,關於夢的一切。可以把我想像成工廠。夢的製造ˋ回收ˋ還原。這些一切的一切都跟我有關係。我存在您的體內,在眠裡出現。就像是影子跟光的相對關係,我跟眠。這樣一來多少有比較清楚了吧?
傳送夢這樣的工作就像是寄信一樣簡單且單純。確定寄件人,SEND。夢就寄出去了。只是不用郵票,差別只有這個。嘿!我知道關於您的任何事喲。就像是檔案一樣分門別類整理的相當完整。各個年齡不用說當然不會遺漏之外,此外,不論是旅行的ˋ讀過的書ˋ遺棄的玩具ˋ甚至是去過的餐廳這類的都有。如果輸入食用→新奇的:就會出現「誤食蚊香」這樣的資料訊息。還有,第一次的性經驗。如果您需要,我可以寄這樣的夢給您。不過現在沒有辦法。這裡漆漆的,實在沒辦法馬上從龐大的倉庫中找到你想要的罐頭然後寄送給您。這裡空間太大,卻只有我一個。可以諒解吧?

這則夢的容量到此為止要結束了。下次我再好好的自我介紹(如果容量大小允許的話)。希望這不算惡夢。先到這裡了。晚安。我的主人。


我醒過來的時候,雨已經停了。太陽光照亮了整個房間,白色的牆讓人睜不開眼。試著撿拾著夢的碎片似的記憶,卻無法完整拼湊。
粉紅色的貘,夢。沙沙聲。SEND。誤食蚊香的罐頭。這到底是夢呢?還是貘真正存在某個遙遠的小行星上作著寄夢這樣無聊的工作?
十分鐘後,我嘆了口氣,決定什麼也不想。

夢?

カフカ、變形虫 | trackback(0) | comment(2) |

2008/03/20


在隧道裡......

坐在我前方的是,一個帶著眼鏡微胖的男生。似乎未成年。讓我聯想到溫馴的中型水生動物,草食性。他靜靜地睡著了,閉著眼睛點著頭。手裡很寶貝似地捧著餅乾禮盒。
12點鐘方向,兩個拿著色雨傘的男人站立著。一個頭上戴著白色棉帽,另一個我忘記了。他們很開心地說話。其中一位牙齒不整齊,缺了三顆或四顆。這讓我想到書櫃裡雜亂的書,也有點像麻將胡牌後的模樣。在他們身後的男學生不知道為什麼一直看著手機,互相不知道說了些什麼,接下來淺淺地竊笑。也許是女性朋友的照片吧?我想。

在龍山寺通往江子翠的深長隧道裡,我看著他們。
然後,不久之後江子翠站到了。

カフカ、變形虫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8/02/09


惡夢

前幾天做了一個夢。
從不收我逾期費的錄影帶店女老闆對我說:「我要開始收你的逾期費了。」

這應該算是個惡夢......對我而言。

カフカ、變形虫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8/02/02


NOBODY KNOWS年度大記事!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總決算啦!
所以......
鏘鏘!!沒有人在乎的NOBODY KNOWS年度大記事!!

2007大回顧:(按時間順序)

1.1月Wii入手
2.1月IBM Thinkpad R60入手
3.3月PS3入手
4.3月底開始學習長笛
5.4月吹奏Theme of Love!大成功!!
6.8/28初次造訪阿滿的店
7.9月米希亞演唱會
8.10月受電影色戒大為感動!
9.11/1店內湯類漲價(哈,這也可以寫?)
10.11月《村上朝日堂》系列三部曲發行!
11.11/10周杰倫演唱會
12.2007認識很多新的好朋友!

看了2007這樣的回顧,只是更傷心而已。這樣的日子,是要給誰難過(苦笑)。感覺好像沒什麼光輝的一年。不過也有收穫。有新好朋友幾枚!很好。這種感覺就像是玩"大富翁"沒買到太多的地盤,但是在最後卻買到了像是4000元的地盤,然後又蓋成紅色旅館那樣的滿足感喔!!(←我在說什麼啊XD)相信應該有人可以理解這種感覺才對?呵呵呵。

咚咚咚咚咚!!
(鼓聲)

哦哦!!
要頒獎了喔!(應該更沒有人在乎...)

首先呢,電影賞的部份,不得不說張藝謀的滿城盡帶黃金甲。雖然在網路上的評價似乎相當兩極,不過,我看過倒是覺得相當的不錯嘛!!(公信力......?)片尾曲菊花台相當動聽,周潤發和鞏俐的演技也很出色。劇情意函大概是說中國古代父權專制對家庭社會的影響。
其他的好電影還有不能說的秘密、李安的色戒、BABEL、I am Legend、Godfather、The Lives of Others。

最後,電影賞得獎的是:
色戒
評語:無可挑剔的美。復古風格是最吸引我的地方。但是,看完很想打麻將(笑)。

音樂賞:
NOCTURNE
評語:自己聽吧!
NOCTURNE

書本賞:
不用說,當然是《發條鳥年代記》。雖然在2007年看了不少村上春樹的書(《國境之南、太陽之西》、《尋羊冒險記》、《夜之後》),但是《發條鳥三部曲》對我來說是最厚重的作品。內容涉及政治、軍事、戰爭、孤獨(色的深井)與恐懼(被剝皮的軍人及被屠殺的中國動物園)。還有在最後浮現淡淡微小的希望。笠原May把身上衣物脫得一絲不掛跪在地上,浴在白色月光下哭泣。像是為發條鳥先生禱告的某種儀式似的。我很喜歡這個部分。

最後,GAME賞:
老實說,我實在沒什麼時間可以玩GAME。還有其他更多重要的事要做(←我現在是在矢口否認我是宅男嗎?哈)。GAME是一種消磨時間的「道具」。現在的我沒有太多的時間。我很忙!(攤)

GAME賞:從缺

2007年的決算就這麼告一段落啦!2008年加油!
(很弱的結尾XD)

沒有掌聲。噓聲四起......

カフカ、變形虫 | trackback(0) | comment(12) |

2008/01/04


擱淺

1月1日,元旦。牙疼。
昨晚我唅著這樣的痛苦入眠。一面躺在淺眠當中,一面清楚的感覺到口中的痛楚。感覺就像是沙灘上擱淺的鯨魚一樣。靜靜地等著痛苦流過,待在暗裡,什麼辦法也沒有。

101 TOWRE的煙火很漂亮。
我擱淺了啊!沒辦法,只能看著電視轉播。
我想吹長笛。

可是我真的擱淺了。

カフカ、變形虫 | trackback(0) | comment(6) |

2008/01/01


鼴鼠糞便

平安夜。

一年之中最有溫暖感的一天。

心裡好像堆滿了許多情感和想法剩餘下來的排泄物沒有清除,感覺身体很鈍重似的不舒服。像是沉積好久好久的舊雪沒有剷除,身體內的某個部分被凍結。我麻木了。

這幾年來,我想了很多。有必要的事,不必要的事。有意義的,無意義的。常常一面看書一面想著,然後目光注視在書的某一頁靜止,開始沉澱。
想著未來的事。由於某種原因,我被歸類到不結婚的那一群人當中。當然,不會有小孩。只能在工作完畢之後一個人靜靜地面對餐桌看書而已。這樣邁入老年生活後也許很無聊吧?我這樣想。身旁的人一個一個死去,只剩自己一個人被埋進洞裡那樣似的生活吧?像鼴鼠一樣。一想到這裡,就不敢再想下去了。因為也只是無止盡的道而已。面對未來之前,誰都不知道前面有什麼。

簡直像鼴鼠一樣。

カフカ、變形虫 | trackback(0) | comment(6) |

2007/12/24


關於PS3的音樂媒體播放系統......

DSC01138.jpg


昨天,PS3的音樂媒體播放系統更新。
地球。

相當不錯。一面聽著音樂一面看著地球轉動(而且地球會隨著時區改變而轉化光的顏色),不知不覺漸漸感覺自己像是在看日本衛星頻道的地球之詩那類的節目一樣。很適合聽交響樂啊。我想。

DSC01139.jpg


也很適合聽米希亞的EVERYTHING。
Your everything,my everything......

DSC01140.jpg


光是這樣就覺得PS3真是一台划算的「機器」。不僅可以玩PS系列的GAME、觀看BD還有DVD ,加上現在這樣不得了的音樂媒體播放系統。沒有接觸GAME的人應該也會覺得物超所值才對?

DSC01142.jpg


地球真是美麗的生命。

カフカ、變形虫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7/12/20


最重的寶

台灣除了政治,什麼都美麗。
這首歌,我每次聽都會感動的想哭......

伊是咱們的寶貝
一蕊花 生落地
爸爸媽媽疼尚多
風那吹 愛甲被
吳通乎伊墮落暗地
勿開耶花需要你我的關心
乎伊一片生長的土地
手牽手
心連心
咱站作伙
伊是咱的寶貝
http://www.youtube.com/watch?v=_XsGeX2cZ94&feature=related

我寫繁體字,我愛台灣。

DSC01114.jpg



カフカ、變形虫 | trackback(0) | comment(2) |

2007/12/13


LED

昨天休假日,在家裡練習長笛。蕭邦的夜曲。
中午把該做的工作結束之後,吃了午飯,然後回家。哪裡都不想去。想要吹長笛想的要命,在一面工作時就這麼想。

昨天是令人感到舒服的一天。天氣涼爽。街上的人像是蟻一般從不知哪裡的洞穴湧擠出來似的那麼多。柔和的太陽光,微涼的風那樣一個下午。
我看著樂譜,繼續吹著夜曲。漸漸夕暮來到。長笛的聲音像夜風一樣,閉上眼睛傾聽。自己享受自己創造的微小快樂,像是LED獨自發出淡淡的光。

カフカ、變形虫 | trackback(0) | comment(1) |

2007/12/12


日記 (10/19)

一個人去誠品書局聽明珠小姐的小型座談會。主題不用說當然是村上春樹。
在捷運車廂裡,一分鐘之內有四個人打了呵欠。我是第一個。

聽座談會不到半小時,覺得無趣便離開了。我想著明珠小姐或許也是雙魚座,因為她說話方式完全沒有組織性,也沒有所謂系統這種感覺存在。只是自顧自地操作著滑鼠,點選電腦中儲存的照片說「這裏曾出現在哪本書裡面噢!」這類的話。然後又低著頭操作著電腦,搜尋下一張照片。

回程的捷運車廂裡,坐在隔壁的小姐看著國語日報。如果這種報紙沒有注音的話,我也許每天都會去便利超商買來看吧?我這樣想。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寫字還有吹長笛。雖然已經很疲憊了。

カフカ、變形虫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7/10/19


日記 (10/12)

五時11分,失眠。

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呆呆地想著以前曾經喜歡的人的樣子。耳朵裏塞著耳機,想著我還是喜歡這個人嗎?
好像沒錯。我好像仍然喜歡他。
答案很清楚,因為整個夜都被他佔據了。沒有空白。

把手伸向空氣中,什麼也觸摸不到。


カフカ、變形虫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7/10/12


日記 (10/8)

昨天,在紀伊國屋書店訂購的《發條鳥年代記-第一部》終於入手了!新台幣700元左右。

DSC00853.jpg


現在手邊除了這本單行本之外,另外還有中文版(三部曲)、日文文庫版(三部曲)。昨天在書店拿到書之後,馬上又訂購了另外兩本(預言鳥篇、捕鳥人篇)。真是期待!

DSC00854.jpg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每個人只能讀一本書的話,不知道每個人各自會選什麼書看呢?
我想我會選擇《發條鳥年代記》。至少目前對我來說是這樣的。

カフカ、變形虫 | trackback(0) | comment(2) |

2007/10/08


日記 (10/6)

十月六日,颱風天。
我在家裡練習長笛。吹了InsensatezˋFly me to the moonˋTheme of love。
電視機裡播放著汽車被風吹翻掉的新聞。真是不可思議。大自然的怒吼就是這麼回事吧?沒有什麼無法消滅的。
在這颱風天裡,突然想寫起卡片來。但是沒有收信人,所以只是一直看著鉛筆。世界上有數十億人,但是我竟然連一個寫信的對象都沒有,真是可悲。
聽見窗外傳來奇怪的聲音,像是流理台的排水孔那種水流動的聲音。

8點28分,開始發呆,什麼也不想做。

カフカ、變形虫 | trackback(0) | comment(6) |

2007/10/06


日記 (10/2)

今天是個炎熱的日子,去新竹找朋友。早上八點四十分出發,搭上九點十分的自強號。因為早上什麼也沒有吃,加上前夜只有兩個小時的淺眠,所以腦還鈍鈍的不像自己的。喝了咖啡,不過似乎連咖啡都怕我,一點作用也沒有。

午餐在一家餐廳吃了匈牙利牛肉飯(老實說,有點像軍中伙食的牛肉罐頭)。
晚餐買了摩斯漢堡配紅茶吃,在火車上面解決。冷掉的薯條還沒吃完就陷入半睡半醒的狀態。
八點多回到板橋。夜風微涼。


カフカ、變形虫 | trackback(0) | comment(6) |

2007/10/03


| TO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