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無人之地

在這空屋子裡,僅剩下的是,一張老舊的桌子,椅子,還有更老的床。豆子罐頭所剩不多了。
外面下著誇張的大雨,好幾天來沒停過的下著。前往村子中心的商店被洪水所隔絕,因此我一個人被孤單的拋在這裡。即使大喊也不會有人聽到。

當然戰爭還沒結束。隱約可以聽到遠方傳來的槍聲,像小小的雷聲一樣響起。我陷在雨裡,那像保護層一樣讓我感到平靜。
子彈隨時都可能貫穿進來。如果這樣死去也不錯,我這樣想。世界上有各式各樣的死法,在漫長的雨季裡,咻的一聲結束掉,似乎也是不算差的死法。

我吃了最後一個豆子罐頭。然後低頭看書。隨手拿起鉛筆寫了些不重要的東西,之後睡了很長很長的深眠。聽著雨聲,開始懷念其他罐頭的味道。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NOCTURNE | trackback(0) | comment(1) |

2009/06/21


闇之雲

我唯一能做的,只有在這夏夜之下淡淡地想著那一年發生的事。
因為只是淡淡地,所以還不至於窒息。

如果要說這整個回憶有多麼厚重,好像也還不到可以覆蓋人生那般的誇張程度。
雲還沒有飄過來,只是這樣罷了。

NOCTURNE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9/06/11


RPG?(3-07)

今天仍然是雨天。
拉開窗簾,看到一天的開始,是連綿的雨不停落下。街上到處都被濡濕而閃發著暗暗的光。
吃了簡單的早餐,於是離開宿屋決定出發。

道具屋之主:「下雨天的日子,來客数少。」

村民:「這樣的壞天氣,實在讓人心情好不起來。一出門,腳就踩在爛泥巴裡。如果這樣還不算壞的話......。」

村長:「有聽說海難的消息了嗎?在靠近燈塔附近的海灣裡有船隻被攻擊了。損毀情況不明。只知道船員似乎沒有人罹難的樣子。船員們異口同聲說是魔物的出現導致事件發生。大約四十米長的白色巨大魔物!」

變成蜥蜴的人:「咦?你還沒出發呀?看到我處境後,心動搖了嗎?咯咯咯。讓我想想我能做些什麼來協助你吧!」說完後,變成蜥蜴的人便像被石化了一般靜止不動。不知道過了多久接著繼續説:「喔,對了,千萬不要相信任何事物,世界上絕對沒有真理這樣的東西存在。占星學,航海圖,天氣預測,還有人的語言......這些都是。相信自己的心。因為你是因為這個所以才存在的。核心所在。」

下雨天,默默出發了。街的樣貌在我的視線中,被雨淹沒。

NOCTURNE | trackback(0) | comment(1) |

2009/03/07


RPG?

村長:「最近魔物出沒頻繁,自己要多小心啊!注意藥草是否備妥?糧食是否充足?野原的日夜溫差大。從這裡出發到下一個村子路途遙遠,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發生的。天空的惡鳥會趁你不留意時奪略你身上的種子,然後像嘲笑般留下長長的尖鳴。一切得靠自己。」

酒店之主:「噢!好久不見。什麼?要前往野原消滅魔物!?嗯......不管如何,先喝一杯吧!我請客。」

舞孃:「嘻,要我為你跳一支舞嗎?夜晚正要開始,該好好享受才對。」

神父:「願明年春天來臨時,我可以再看見你。」

村民:「氣溫急速下降了,氣候異常。」

變成蜥蜴的人:「嘿,請看看我。一不小心就被魔法師或某種惡魔詛咒,變成這樣子了。你確定你還要前往冒險嗎?目前我沒有家人,也不會有人喜歡我了。一個人孤拎拎的。如果你碰上魔法師把你變成蜥蜴,請千萬記得回來找我作伴。」

SAVE: YES← NO

NOCTURNE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9/02/18


很長很長很長......的雨

氣溫開始回升。天空的雲層不像前幾天那麼低了。
坐在書桌前什麼事也不做開始發呆,聽交響樂。
時間慢慢過去了。
突然無聊想起被關在動物園中哀愁的動物們,躲雨的樣子。一下起雨來,無數雙動物的眼睛在封閉且幽暗的人造石屋內看著外面的景象。長頸鹿眼的眼神略帶憂鬱,感到不安似的反覆來回走去。鳥園中的鳥被關在籠中無奈地淋著雨,可以聽見遠處傳來巨大的象鳴聲音。在雨中這般寧靜的動物園,不過卻有著淡淡哀傷。
憂鬱的眼睛,漫長的雨。動物們只是靜靜等待。

時間慢慢過去了。

NOCTURNE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9/01/29


夜的聯想

下雨天的夜裡,很安靜。

把晾在陽台的衣服收進來,晾上剛洗好的。臉貼近晒好的衣服可以聞到太陽的味道。
之後開始吹長笛。
我想到海岸線。有個老人在那海邊等著什麼,海岸線因此顯得更綿延漫長。老人一面吃梨子一面等,在附近的餐館吃著便宜的海鮮料理一面讀著時間。沙灘上有海鳥的屍體,老人只是靜靜的看,然後繼續等。

老人最後終於死去,在鳥的屍體旁。

NOCTURNE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8/07/27


Q

點名規則:
被點到名字的要在自己的Blog寫下自己的答案,然後丟掉一個你最不喜歡的問題再加上一個你的問題,仍然組成20個問題。

傳給其他8個人,列出其他8個需要回答問題的人的名字,還要到這8個人的Blog裏留言通知對方→你被點名了…
被點名者不得拒絕回答問題,完成遊戲的人將會永遠得到大家的祝福。

這8個人要在自己的Blog裏註明是從哪裡接到的,並且再傳給其他8個人,
讓遊戲繼續下去,不得回傳。被點到名字的人將會得到大家的祝福,
並且所有美好的願望都會在不久的將來實現。

- - - - - 開始 - - - - -
《問卷來自:怪》

01,,你認為分手後的男女朋友還能做普通朋友嗎?!
A:可以(如果是和平分手的話)。

02,,最近最鬱悶的事?!
A:時間是最大的敵人。

03,,最近一次的接吻時間是?
A: 很久很久以前......(呵呵,竊笑)。

04,,最近最快樂的事情是什麼?!
A: 看了好電影(After life)和影集(Carnivale)

05..當你看到愛慕的人,你的行動是?
A: 理性。慢慢認識。努力不要讓自己沉淪為花痴XD

06,,最喜歡哪裡的什麼美食,理由。
A: 目前是大戶屋。

07,,說出點你名的人的3個優點
A: 才華、人氣、樂天。

08,,曾經幻想成為哪一國人?(我的命題)
A: 日本人。

09,,愛人和被人愛,哪一種更幸福?!
A: 愛人(但幸福似乎不是比較來的)。

10,,你覺得點你名的人是怎樣的一個人?!
A: 有趣無心機的人。

11,,如果可以選擇回到過去最想改變的事情?!
A: 活在當下。

12,,愛情,親情和友情你最重視哪個?
A: 親情。

13,,忘記一個人需要用多久的時間?!
A: 這很難回答。

14,,目前為止,另一半曾做過最讓你感動的事情,或送過最讓你感動的禮物是什麼?
A: 好像沒有耶...

15.想要怎麼為另一半過今年的生日?
A: 目前單身中。

16,,如果已經分手很久 對方過一陣子說要復合 會答應嗎?!
A: 也許會。

17,,最想對你最重要的人做什麼?!
A: 我家人。想不出來該做什麼耶?前一陣子送老姊影集(Friends全集)。接下來,唔???

18,,說出平常你日常生活最享受的三樣事?
A: 看電影、看書、跟喜歡的人一起吃飯。

19,,最難忘或最奇妙的夢?(我的命題)
A: 在夢裡,我被鬼壓床。

20,,如果可以變成一種動物,最想要變成什麼動物?
A: 熊(感覺溫暖,可以冬眠)。

NOCTURNE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8/02/17


好久不見

「小人,好久不見了。」對著海岸線我獨自低語,小聲的說。像是說悄悄話。

聖誕節我一個人來到海邊,聽著海的聲音。一面看著海面上突出的礁石的某一點,靜靜地看,一面想著小人到什麼地方去了。潮濕的海風迎面吹來像是要把臉割破似的冰寒。附近學校的不知道是田徑隊還是排球隊的學生們在沙灘上慢跑,有兩三個隊員被遠遠甩在後面。終於隊伍中有人對脫隊的人大喊著,那聲音跟海的聲音互相衝擊,被消滅掉,所以什麼也聽不見。12月的海,不知怎麼的令人感到特別寂寞。冷冷清清的。遙遠的海平面上有一艘不知運載什麼東西的巨大貨船像是古老生物緩緩移動。此時我周圍的整個世界好像被施了緩慢速的魔法。下沉。感覺有什麼正從體內被吸了出來一樣。閉上眼睛,仔細傾聽海的聲音。當我睜開眼面對海的同時,不愉快感已經咻一聲的被海所吸收。只剩下我還有孤寂感被留了下來。

「聖誕快樂,小人。」我說。
想著小人的下落,究竟會棲息在什麼地方呢?面對這巨大的海,我想著。想著小人在做些什麼?我跟他之間的所牽連的線似乎越來越細了。在空氣中輕輕搖晃著。我伸手摸那我想像的線,應該是灰色的。灰色的長線。但是,當然什麼也觸碰不到。
周圍已經看不到慢跑隊了,聲音也聽不見。沙灘上可以看見破掉的玻璃瓶子,某種啤酒瓶子。哪種啤酒我並不清楚。
12月的海,海平面似乎特別長。最後我釋放出的寂寞被海所吸收,擴散成更巨大的寂寞。我只好面對。

NOCTURNE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8/01/26


最近......然後還有16天

買了三張卡片。

蕭邦的夜曲我吹不好,在第五小節死掉了。
看到30頁,村上春樹的舞,舞,舞。暫時放在床邊,好像某種化石般沉默的死絕。

三張卡片,三個收信人。距離聖誕節剩下16天。


NOCTURNE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7/12/08


純粹文學?

半夜中被電話吵醒,是姐姐打來的。說了一些不太重要的事,然後我就再也睡不著了。
凌晨四時,不知道該怎麼排遣時間,也不能喝咖啡,所以只好拿書來看。DANCE,DANCE,DANCE(舞,舞,舞)村上春樹的書。看完這一本後,我終於把村上春樹全部的長篇作品完全看過一遍了。第一次讀的是海邊的卡夫卡,說一個孤獨的15歲少年離家出走到偏遠的陌生地方生活,在那裡的私人圖書館所發生的不可思議的故事。這樣聽來好像沒什麼故事性可言,不過確實就是這樣。我喜歡村上春樹的書當中的文學性,還有簡潔的文筆風格。另外還有好像可以把書中的文字抽出來放在手心裡捧住那樣的孤寂感,也是吸引我的地方。
我開始擔心,讀完DANCE,DANCE,DANCE後,接下來......還有什麼?

(續)


NOCTURNE | trackback(0) | comment(2) |

2007/12/04


密告者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這樣的幻想?
我想著11月30日到12月1日這樣的季節交接,覺得秋天跟冬天似乎在密告些什麼訊息似的。這無聊的想法像是在冷空氣中呵氣出現的白煙一樣,一下子就消失不見了。為什麼會這樣想呢?我也不知道。總而言之,就是這樣。

「它」們悄悄地不知道在進行些什麼計畫?
沉默。

氣溫持續下降了,我感受到的只有這些。

NOCTURNE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7/11/30


傾聽者

剛看完國電影THE LIVES OF OTHERS(竊聽風暴),想著人生究竟有什麼秘密是真正能擁有保存的呢?
答案,當然是確定有的。如果不說出口,那秘密就永遠只沉在自己體內的陰影底下,像影子一樣附屬。
只是,沒說出口的,就應該不算是秘密了?對吧?

不要說出口,才是最好的傾聽。

你說呢?

NOCTURNE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7/11/30


日記 (11/27)

昨天放假,跟朋友去善導寺附近的北平龍門客棧餃子館吃水餃。很好吃。水餃內的餡跟一般台灣市面上賣的水餃不太一樣。餡的食材好像單純只是豬肉而已,沒有加入韭菜或是其他的。肉也不是絞肉,而是像肉泥那樣細的口感。
嗯,我喜歡吃水餃。

今天長笛課請假。因為巴哈內拉舞曲還沒練好,甚至連旋律都忘記了。
天氣轉涼。冬天快來了。

NOCTURNE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7/11/27


我們

DSC01053.jpg


謝謝我們在一起。

DSC01056.jpg


更多回憶在我的相本中。
http://www.wretch.cc/album/allan1874

NOCTURNE | trackback(0) | comment(3) |

2007/11/27


秋天最後的呢喃

關於我的自言自語。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我知道你不會來這裡,所以......

自言自語。



「噓,秋天,我只告訴你。」這是我們的秘密。


秘密



NOCTURNE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7/11/24


關於雙魚座?

村上春樹的新書《村上朝日堂嗨嗬!》中有一篇提到關於他的星座(山羊座)的文章。我想我也來寫寫關於我的星座(雙魚座)。

我是三月九日生的,所以是雙魚座。如果有人想問為什麼不是蛇夫座或是獵戶座呢?很抱歉,我也不清楚?黃道十二宮就是這樣安排的呀!二月二十日到三月二十日出生的就是雙魚座。沒有辦法。就像宿命一樣被安排好的刻在人生當中。如果可以我也想過當個金牛座也許不錯,再怎麼說雙魚座給人的感覺太過於纖細了,實在不是很喜歡。據說有某種統計調查過,宝瓶座是十二星座當中最聰明的星座(博士人數佔有率最高)。這樣看來宝瓶座似乎也不錯的樣子。如果可以,讓我早出生幾天就好了,呵呵呵(雙魚座的前一個星座是寶瓶座)。

不知道身邊的人對於「雙魚座」是怎麼樣的想法呢?占星書上面不是寫多愁善感,再不然就是不敢面對現實,浪漫多情,溫和感性,這一類的。我實在不想要浪漫多情在於我的生命中出現,這是不太好的一件事情(對於我的觀念想法來說)。不過仔細想想也的確做過一些浪漫的事。例如送花給朋友啦、親手做卡片當作朋友的生日卡片啦、說過一些自己都不想聽的肉麻情話啦。現在回想起來真覺得噁心。如果可以回到過去真想好好揍自己一頓。
不過,當然有人喜歡浪漫。只是現在那對於我來說似乎已經不再適合我年紀了。就像人到了某個階段,就不再喜歡看商業類型的電影一樣。

雙魚座,嗯。
我只能好好加油啦!活在當下。

NOCTURNE | trackback(0) | comment(1) |

2007/11/19


深秋的被窩

晚上十二點上床睡著,四點就醒來了。
覺得無聊沒事可做,所以就拿還沒讀完的《尋羊冒險記》來看。

看到一半時突然想到關於「未來」的問題。
每次想起「未來」這個問題,就像是看不見盡頭的筆直道路在我歲月當中不斷拓展開來那樣,我是毫無方向性似的迷途在廣大的人生旅程中。

我把書闔上,靜靜聽著窗外的聲音。
6點20分,腦袋一片空白。
只繼續想著某人,繼續鑽到深秋的被窩裡去。

NOCTURNE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7/11/15


十一月開始傾斜了一點點......

晚秋,我聽著雨的聲音,悄悄入眠。

十一月七日。相思滿溢,受不了。

「你好嗎?」我說。



「我不太好。」雖然沒有人問,我只是對著沉默說。
十一月似乎開始傾斜了一點點。



NOCTURNE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7/11/07


不願面對的真相?

上個月在買來的雜誌裡得知廢紙回收只是浪費資源的消息後,那幾天的心情多少受到了影響。
雖然還不到吃不下飯的地步。不過,確實在睡覺之前有點難以入眠。想著地球自殺啦ˋ再生紙一點也不環保啦ˋ不願面對的真相這部電影。

雜誌寫道:「就回收效率而言,相較於一般方式製造的成品,需花費1.5倍的成本。雖然在一般生產紙張的成本比例上,作為素材的天然木材費為50%,而運輸及加工產生的石油消費則為50%,但回收所產生的1.5倍成本確皆為石油消費。總之,無論石油消費量或CO2排放量,在回收方面都要高出3倍之多。」

唉,真的是不願面對的真相。
到底該相信什麼呢? 地球正慢慢死去,我們正慢慢老去,好像只剩下這個是真理。

NOCTURNE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7/11/04


月の巣

走到了一個像是與世界隔絕的場所。安靜的像是與一切切割開來。
沒有天空,也沒有地平線。我棲息在這裡,屬於我的地方。

被包覆了,心中微小的我。已經癒合了,我的傷口。


無論如何我都在這裡。
只要在月的巣,我就可以繼續忍受寂寞。


NOCTURNE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7/09/14


小人的信

在海邊向小人告別之前,我把家裡的電話號碼跟住址留給了他。因為想到小人說不定碰到什麼麻煩而孤立無援的時候,也許會派上用場。我用鉛筆細心地儘可能把字寫工整,然後把紙條交到小人手上。
小人瞇著眼睛盯著紙條看了一會兒,慢慢地朗讀一遍,然後微笑。接著又仔細地讀了第二遍,像是要跟我確認一樣。我點點頭,什麼也沒說。離開海邊的時候,雨已經停了。我看著小人的背影,他仍是看著那紙條。收音機沒關,但是音樂好像已經結束了,沒有聽到任何聲音。周圍所能聽到的聲音只有小人讀著紙條發出的呢喃,一遍又一遍。
不久之後,我收到了小人寄來的信。信紙中的字体相當小,果然是小人所寫的信沒錯。

某位不知名的善良人類:

從海邊離開之後,我就開始想著關於「寫信」的事。雖然小人跟小人之間也會寫信,但是這是小人跟人類之間的通信噢!有相當大的差別。就像是人類跟外星人可以聯絡一樣的差別。類似阿姆斯壯第一次踏上月球那樣的大躍進。
我認真地想了很久,相當久。這一生至今為止從來不曾花費那麼多的時間在想事情這方面。從來沒有。想都沒想過。但是為了想該如何寫這封信好呢?我真的是費了相當多功夫。但最後,我好像也只能寫出這樣的東西來了。沒什麼重量感。阿姆斯壯登陸月球時至少也說了什麼像樣的話(雖然我並不確定那是不是他自己想出來的或是受到指示的?)而我,面對你(人類),我只想說,「我們都活在這地球上。」
不管是家裡靜靜躺在椅子上的貓,還是梧桐上唸不出名的鳥,應該都不會在意「小人的存在」這麼一回事吧?只有人類噢,唯一在乎的,只有無聊的人類們。對於我或是其他動物來說,人類也不過是長著巨大的腦的猿猴而已。
我跟其他小人們生活在海上的某個沒有名字的島上。那是個什麼樣的島(島的名稱)我也不太清楚。地圖上的任何名稱全都是人類定好的,對我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我們在那裡過著我們的生活。在太陽下吃著我們自己種的新鮮水果跟蔬菜,無聊時就吹吹笛子。有乾淨的水可以喝,也有書可以看。雖然簡單,不過大家(小人)臉上都掛著笑容地過著日子。
不過,我已經回不去那島上了。那像是世界上的最後樂園般的島,已經從我的小小世界中被消滅。因為我成為新聞媒體的目標被盯上了,因此現在回去那島上而被悄悄跟蹤的話,後果是很難想像的。也許小人們全都被捉起來丟到動物園裏,或是被解剖研究也說不定。不,更糟的是被人煮來吃也有可能。一想到這裡,我自己把入口關閉了。最後樂園已經到了黃昏不售票離我遠去。已經是完全只剩下我一個人,小小的人。

我可以感受到─孤獨無限縮小,寂寞無限擴大以我為中心在我頭上盤旋。我體內的不安感正膨脹著,感覺我的悲傷和恐懼可以塞滿一隻鯨魚體內那麼大似的。

我可以相信你嗎?人類。長著巨大的腦的猿猴。

NOCTURNE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7/08/16


松鼠廣播電台

晚安,您好。這個週末大家是否還愉快呢?一週內不停地下著討厭的雨。 心情好像也被感染而發霉似的。
不知道在這樣的爛天氣下,大家是否都躲在家裡聽著廣播呢?
這裡是松鼠廣播電台,你現在所收聽的是晚上十點至十一點的「FLY ME TO THE MOON」。希望聽到廣播的你,心情可以因此好起來。
即使倒楣碰上下雨天,那又怎麼樣呢?把不好的情緒都通通蒸發掉吧。把晾在陽台上的衣服收進屋裡來就好啦!沒什麼大不了。淋了雨就好好地洗個熱水澡。沒有什麼比這更舒服的了。
對了,不知道是否有人聽過海邊的小人呢?三十公分的小人喏!盡情的跳著舞像是背後裝了電池或是上了發條一樣。手一放開就會在桌上毫不保留地那樣跳起舞來呦!應該有人聽說過吧!雖然只是某家小規模的雜誌社所寫出來的報導。但應該不會錯才對?
現在目擊者陸續加中。由於目擊名眾不斷傳真進來的關係,所以傳真機要不斷地更新紙張。隨時都會有不夠用的狀態。
也有一些人畫了圖傳真過來,但都不是相同模樣的小人。真是奇怪。輪廓不同,衣著不同,甚至連髮色都是不一樣的。是不是惡作劇呢?無法確定。說不定只是不同地方發現的不一樣的小人,也有這種可能。地底下的小人吧?我想。既然有海邊的小人,說不定也有居住在沙漠或是山洞裡面的吧?
電話也是沒有斷過地響個不停。整個公司內部呈現一種類似轟炸般不可思議的景象。距離上次到現在像這樣幾近瘋狂的,沒有別的,就是「人面魚事件」。海邊的小人將對這個社會颳起怎樣的海嘯呢?就讓我們拭目以待。也許會發行什麼周邊商品也不一定。小人造型的鑰匙圈我一定會去買吧?如果有的話。好了,扯得有點過頭了。接下來為您播放的這首歌曲是披頭四的挪威的森林的吉他演奏版......沙沙沙(雜訊聲)。

我聽到這裡,心裏在想,小人以本身為中心產生巨大的漩渦,把每個人都捲進去了。當發現好像變得無法收拾地擴展下去時,想躲起來停止這場風暴,卻已經來不及了。當然這並不是他想要的結果。他只是想單純在太陽下生活,只是想正常呼吸而已。但可惜的是,事與願違。他的出現讓神話傳說開始再度甦醒。那些獨角獸ˋ妖精是不是會跟小人一樣出現在海邊或是其它地方,人類開始這麼貪婪幻想了。嚴重的話小人會被捉來解剖也不一定。就像傳說中的外星人對地球人所做的事一樣。
此時挪威的森林已經播放完畢。接下來電台開始播報下週天氣。

NOCTURNE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7/06/27


嘿!來跳舞吧!

我在海邊遇到小人,是真正的小人。
小人的身高只有三十公分左右。鼻子小小的,眼睛出奇的大,靈巧的在眼框裡轉動著,像是另一種生物棲息在那裡。耳朵尖尖的像老鼠的一樣。
我看見他時,他正在岩石後面跳舞,一點也不怕我會看見的樣子忘情地跳著奇怪的舞蹈。那天吹著令人感到舒服的風,小人的衣擺隨著風啪啦啪啦地響個不停,一頭紅髮也被風吹得非常凌亂。
但是他一點也不在乎。放在旁邊地上的收音機音量開到最大聲那樣的跳著舞。那是我從來不曾聽過的任何一種音樂。不像是搖滾或是爵士樂,也不像是交響樂(也絕對不會有人一面聽交響樂一面跳舞才對)。那也許是「小人之國」的什麼音樂才對,我想。
「嘿!躲在那裡看人跳舞然後不出聲是一件很失禮的事喔!」小人並沒有停下舞步,然後接著說。「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一下子有許多奇妙的思緒一起擠進腦裡來。不管是跳著舞的小人本身或是像從異世界傳來的音樂,這一些都從來不曾看過,也不曾聽過。我像是腦容量負荷過大似的當機停頓了一下。至少有十秒之久一直沉默著。喉嚨是乾的。可以聽見嚥下口水的喉嚨發出奇怪的聲音。接下來身體機能彷彿重新開機般,無意識地點了點頭。我答應了小人的請求,朝他的方向往前踏出兩三步。
小人説可以幫忙把收音機音量轉小一點嗎?我走到紅色收音機旁把音量旋鈕向下旋轉,把音樂聲調整到只有我跟他聽得見的程度。
「這是什麼音樂呢?」我低頭注視著紅色收音機這麼說。那是一台屬於「我們」這個世界的收音機,一般電氣專賣店裡頭擺著的那一種。因為小人不像是這個世界所「存在」的那樣關係,所以這收音機放在他旁邊產生了一種不協調感。從喇叭裏放出來的音樂聲緩緩地在周圍空氣中擴散開來,節奏以詭異的律動飄浮著,聽得令人感到頭痛。那音樂究竟單純只是我不曾接觸過的聲音還是什麼?我不清楚?或只是小人的關係所以令我產生混亂呢?我也不確定。「我從來沒聽過這樣的音樂。」我沒有抬頭看小人的臉,只是低著頭像是自言自語這樣的說。
突然之間,小人靜止了。舞步停了。我決定抬頭看他的臉,用我的眼睛仔細確認他的「存在感」。一點也沒有錯。他是真正存在這世界上的。是個固體,有影子的,甚至還在我面前跳舞的存在著。不得不相信那樣的事實。而且他剛才也確實開口說話了。
安靜了相當久的一段時間,我持續看著小人的臉,小人也看著我的臉。有時小人像是想要開口說些什麼,但是又好像擔心什麼似的把嘴巴的線緊閉著。
這段時間,我聽著海的聲音,也聞著海的味道。看著小人的臉。一旁的收音機仍是流洩著聽也沒聽過的音樂。
我們之間簡直就像西部牛仔電影裡的生死對決一樣,誰都沒有眨眼睛一下。沒有人會知道下一瞬間會發生什麼,所以眼睛只好看著對方的臉。小人的臉,小小的像是貓的一樣。不知怎麼帶著一種令人感到哀愁的感覺。

終於我想說些什麼,小人比我早一步開口了。就像是上了發條一樣,不得已只好開口那樣說「你覺得,我會說出怎樣的話呢?」接著走到收音機旁把開關關掉,終於不再看我的臉了。那像是釋放善意一樣的給我安全感。槍終於收起來了。至少沒有生死對決了吧?我想。
我沒有回答小人說的話。小人接著轉過來面對著我繼續說。「我想你心裏正在想的,應該是想著接下來我會說出怎樣的話?做出怎樣的行為?或是像這樣一個不曾見過的ˋ醜陋的一個小人怎麼會在海邊跳著舞呢?對吧?真是奇怪?一點也不在意別人的眼光嗎?這小人怎麼不躲在洞穴或是森林裏,應該好好待在那裡才對。」他說完後,我不發一語地看著地上,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不過他確實說得沒錯,正中紅心。我的確是這麼感到困惑的。
小人用那短且粗的手指摸了摸下巴,然後閉上眼睛深深地呼吸。像是想著什麼問題,也像是在過濾或是讀取腦袋中的資料似的。接著吐了口氣。看著我的臉又繼續開口說話了。「很遺憾的,我是個小人。從出生就是個小人。從小到成人為止沒有長高幾公分。這是註定好的。神給予我的標籤,就是這樣。牢牢的貼在背上,撕也撕不下來。就像你是個一般的人ˋ正常的人一樣。你的標籤就是那樣,沒辦法改變的。也許你想要跟鳥一樣在天上飛,但沒辦法。鳥也不可能變成人類。雖然我也曾經一個人在晚上看著月亮偷偷地哭泣。但是什麼也改變不了,第二天醒來後還是一樣三十公分,只有經過光的照射讓影子拉得更長顯得更寂寞而已。我所面對的命運像是鋼鐵一樣硬的事實。有曾經想過要如何讓這「事實」軟化變質,即使是只有一角也好。但是沒有用噢!即使再怎麼悲傷ˋ哀愁ˋ咆哮ˋ向上天禱告都沒有絲毫效果。像是碰到牆壁一樣反彈。無論如何「事實」還是完整地將我團團包圍住。雖然無奈,但是也只能接受。最後我瞭解了命運的鐵壁就是這麼一回事,於是我不再哭了。也不再難過。」

小人這麼說這些話的同時,我可以從他眼裡感受到那像湖水般的深跟靜。沒有一絲混濁。那雙眼簡直就像是玻璃或是水晶球般的澄淨。看著之間不知不覺心情也平靜下來了。心裡想著面前的這個小人或許不太尋常,但絕對不會有什麼危險才對。
風有點變大了。遠處的海平線上的天空開始飄來色的雲。那看起來像是不祥的凶兆正緩緩流動ˋ擴散開來一樣。接著,小人悄悄地按下收音機的開關。然後回頭對著我說。「嘿!一起跳舞吧!不管是誰,都應該隨著自己的旋律跳舞噢,對吧?殘障也好ˋ同性戀也好ˋ特異功能者也好ˋ什麼人都好。管它是什麼音樂。即使別人再怎麼斜眼看我,我還是要過我的生活。」
開始下雨了,小人依舊是跳著舞,哼著那卡式收音機傳出來的古怪音樂。
「再見了,小人。」我說。
「一起跳舞吧!」小人說。

NOCTURNE | trackback(0) | comment(11) |

2007/06/12


地道

少年一個人在地道裡前進。彎彎曲曲的ˋ交纏複雜的地道。因為非常陰暗所以只能以手電筒微弱的光走著。光像是被闇吸進深處裡似的,努力的衍生出屬於自己生命力的感覺。少年和光ˋ地道與闇。此時他手裡握的,應該不僅僅只是光而已才對吧?對於少年來說也許是這樣。應該說那是類似劍或是求生的某種器具,用來對抗「闇」這種東西所以才存在的。
「光切開了闇,而闇又吞噬了光,這世界就是這麼轉的。」少年心裡一面這麼想著一面小心地用手扶著岩壁前進。由於地上很滑,再加上光線不足,如果不小心仔細確認眼前的路而滑倒的話,則後果是非常不堪設想的。手電筒可能這樣壞掉也說不定?也許情況更糟,整個人因為撞到了什麼而昏了過去。那樣一來,就完全被闇所包圍了,沒有了光。
「這樣沒有目的,盲目的走著是不行的噢!」鼴鼠不知是從哪裡鑽了出來,唐突地對少年說著。
「沒有關係,只要持續一直走著,我相信總會走到出口的。」少年像是要確認般而把手電筒的光照向著鼴鼠的方向。鼴鼠一點都沒有因為眼部受到光線刺激而閃躲的樣子。牠們是眼部退化的一種動物,在暗的地底下靠著敏銳的觸覺貪婪地吃著大量的蚯蚓。這裡是牠們的地盤,如果可以的話就儘量不要惹牠們不高興才是。說不定還可以從鼴鼠身上得到什麼協助也不一定。少年這麼想。
「那麼,你所謂的出口又是什麼樣的地方呢?那裡有什麼?為什麼非要到那裡不可呢?像我一樣處在這種環境不好嗎?這裡有吃不完的蚯蚓呀!雖然在地底下到處都是一樣的景象,空氣也不流通,不過這樣單純倒也是件好事噢!沒有太多的道路可以選擇,也沒有天空那樣可以上昇的空間存在。這裡只是單純的地下世界而已。完完全全的獨立世界。不用擔心到下雨的問題,也不必煩惱下個月的假期要去海邊或是山上旅行的事。在這裡啊,就是這麼簡單。」
「好像是這樣沒錯噢。人生需要的並不多,只是想要的太多。有時候可以選擇的太多反而會不知該做什麼什麼才好噢。我就常常這樣迷失在自己的地圖中,像待在沙漠的中心地帶一樣完全失去了方向。」少年說完後便沉默了。暫時地底下又恢復了原來的死寂。一隻不知道是什麼的蟲經過旁邊,發出沙沙沙的聲音。

「那麼,現在該往哪裡去呢?」鼴鼠著麼說。
「老實說,我也不太曉得。沒有確實的方向,也沒有確定的出口。」少年一面以手摸著眉毛一面這麼說。
「這樣一來,你好像陷在沙漠裡一樣了。」
「這麼說來好像也沒錯。不過情況也許比那還要糟糕,現在我的感覺簡直就像有個巨大的流沙把我往下帶似的。雖然還是很想以自己的雙手摸尋出什麼類似出口那樣的東西來,可是越往前進卻發現越是難以前進了。」

(續......)

NOCTURNE | trackback(0) | comment(2) |

2007/02/22


| TO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